下载快手app

更新时间:2013-12-9 14:48:55 本章字数:8054

电光火花间只听一声破门而入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有人闪电般冲进来。洛芷芜不得不分心的转过头去,只一眼他立刻就抽, 出了刀向后爆退而去。眨眼间便和一几个人交锋上,过招只在一瞬间,却招招凶险狠戾。

“主子吩咐要抓活得。”那冲进来的三个黑衣人听见门外的声音,立刻缓和了猛烈的攻势,但三人之力必定是比洛芷芜一个人要强的,洛芷芜身上还有余毒未解,身体上总是敌不过对方的,纵然他武艺高超,但双手难敌六拳,眨眼间便落了下乘。

他也不恋战,趁着对方松懈之际,立刻抓准机会跳出了窗户外面。而外面也有人在等着,他几乎从一个火坑跳进了另一个狼窝。

快速击退对方一人,他趁着这个破口冲了出去,却被刚刚说话那人拦住,那人虽然看不清容貌,但显然是个厉害之人,只见他阻拦住洛芷芜的路,便有种泰山压顶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:“你束手就擒吧,神官说会留你活口,只要你乖乖的不再反抗。”

洛芷芜冷笑一声,反而不急着离去了。他今儿来就没有打算活着离开,虽然他恨洛凝霜,厌恶并且希望洛凝霜去死,但他亲手杀死毕竟是天理难容的,洛凝霜是和他留着相同血脉的亲妹妹,是一母同胞,不论洛凝霜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他杀了洛凝霜,被外人知道他也就不用活了。

他这就是残害手足的罪名。

洛芷珩之所以一直不动手,其中不见得就没有这个原因在。

洛凝霜能毫不迟疑的害死洛芷珩,完全是因为洛凝霜已经丧心病狂没有人性和理智了,人洛芷珩和洛芷芜与洛凝霜的本质区别就在于,他们有人性,他们还在乎他们这个家。

但洛芷芜为了洛芷珩能够不被世人所鄙夷谩骂和唾弃,这个恶人和黑锅他来做他来背,无所谓的,只要他妹妹好好的就好。

“想要留下我,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”洛芷芜邪佞一笑,又是那副流里流气满不正经的样子,他甚至连声音都懒的伪装了。

好在那人也不知道洛芷芜的身份,闻言便冷淡的道:“既然敢出来阻拦你,自然也就能留下你。”

美艳郭又嘉的甜美味道

他话音一落,瞬间便涌现了许多人,各个气势逼人的冲向了洛芷芜。

双方一瞬间就打的难舍难分,但可以看得出来洛芷芜的体力在飞快的下降,眼看着就要撑不住了,如同强弩之末一般,为了那骨子里的骄傲和尊严,不让自己倒下去而已。

穆云诃阔步走来,暗夜下他双眸明亮,俊美的容颜隐藏在夜色之下,他站在门前,看着院子里打的混乱的人们,下意识的眸子紧缩起来。他没想到还会有人来对洛芷珩行刺,并且他以为这个人依然是瑞麟。所以当他得知消息之后,立刻下令不准伤害此刻分毫,要活捉。

但此刻看来,这人显然不是瑞麟才对。那会是谁?洛芷珩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么多的仇家了?她一醒来立刻就陷入各种刺杀之中。

但只要不是瑞麟就好,这样他就不会太难做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在那黑衣人终于将洛芷芜一脚踹中,洛芷芜倒地的时候,穆云诃开口问道。

洛芷芜踉跄了几步才堪堪站稳,心气已经很不顺当了,他冷眼看着穆云诃,刚要开口,就听一声娇叱传来,打断了他的话语:“放开他!”

洛芷芜听到这声音眼睛立刻瞪圆了,紧张的看向院墙。只见一抹娇小的身影从上面跳了下来。

穆云诃瞳孔紧缩,听到她的声音,穆云诃就有种狂怒的快要发狂的感觉,看见她的举动,他剩下的却只有惊怒和着急。大脑还来不及思考,人已经下意识的冲了过去,口中薄怒的惊呼:“小心!”

洛芷珩跳下来刚刚好被穆云诃接在了怀里,但洛芷珩身体实在脆弱,那么高的院墙跳下来,就算被穆云诃接住了,也只听嘎嘣一声脆响,也不知道她哪里又断裂了。

穆云诃听见那声脆响,眼皮子就一阵狂跳,抱紧了她急急忙忙的问道:“怎么了?碰到哪里了?”

洛芷珩疼得呲牙裂嘴,在他怀里猛哆嗦,还带着醉意的声音里也染上了哭腔:“疼死了!就怪你!”

穆云诃当真是哭笑不得,被她磨得什么脾气怒火也没了。这女人还能不能更不讲理?她自己跳下来的还能怨到他的身上来?可穆云诃开口的话却百依百顺的很:“怨我,你哪里疼?”

刚刚那声音明显是骨头断了,穆云诃心里着急,抱着她就往外面走,想要抱着她去他的院子里找大夫来。

“你抱我去哪呀?放我下来。”洛芷珩挣扎,她哥哥还被人拿刀抵着脖子呢,这人要带她去哪?回头看了眼洛芷芜的样子,洛芷珩心疼死了,气急败坏的拍打着穆云诃的肩膀,偶尔还会打到他的脸上:“放开我,谁让你抓着他的啊。”

穆云诃脸色难看,这女人傻子吧?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帮着那个明显已经行凶的刺客,就算他看在她的面子上不追究,想要放过这个刺客,只怕也难了吧?他虎着脸怒道:“闭上嘴,带你去看大夫。”

“我不要去,你放了他我就去。”洛芷珩酒劲可还没过去呢,要不是她迷迷糊糊的醒来,找不到洛芷芜,要不是她还有一点理智,想到了洛芷芜有可能来找洛凝霜算账,要不是她一路迷迷糊糊的赶来,只怕她哥哥今天就要被穆云诃给杀了。

想到这,洛芷珩忽然瞪圆了眼睛,愤怒的看着穆云诃吼道:“你放开我,我不要你抱着。”

“别胡闹!”她胡乱的扭动,差点从穆云诃怀里掉出去,穆云诃吓得一身冷汗,低喝一声,脸色十分难看。他醋意翻腾的想,就这么在乎那个男人吗?别以为他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,看那身形,再看洛芷珩对他的维护,穆云诃就是用脚指头也能想到了,除了洛芷芜还能是谁!

她越是在乎那个男人,他就越不放过洛芷芜!

“是你胡闹,你在的他是谁吗?你竟然敢得罪他,你小心你以后你后悔都找不到地方。”洛芷珩嚷嚷着,还打了一个酒嗝。

穆云诃的脸色更难看了,几乎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还喝酒了?”

“怎么?不行呀?”洛芷珩歪着眼睛斜睨着他,满身的嚣张和棱角,恶狠狠的道:“你快发给了他,要不然我就和你拼命了啊。”

穆云诃满身火气几乎控制不住了,眼底狂风大作,醋意让他口不择言:“你为了他要和我拼命?呵!你不是对我一往情深吗?你不是喜欢我吗?怎么,才短短两天时间,就移情别恋了?现在要为了其他男人来和我拼命,瑞麟,你的爱也太短暂了。”

洛芷珩脑袋有点发晕,听了穆云诃的话也是恼怒,却也不解释,故意气人的道:“是呀,我的爱就是这么短暂,今天我喜欢你,明天我可能就要移情别恋了,怎么办呢?谁让你不珍惜的呢?你以为你是谁?什么人都要天天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吗?你不要太自恋好不好?你不要我,难道我还不能找别人了?”

“酒后吐真言,瑞麟,你这才是你的心里话吧?”穆云诃满身冷冽,如果不是因为怀里的女人是她,他真的很可能会动手打女人!就算是此刻,穆云诃一样因为愤怒难堪伤心和惊慌而彻底恼羞成怒,他放开洛芷珩,动作有点粗鲁,看着洛芷珩站不稳摇摇晃晃的,他还不扶着,冷酷的道:“你这个狠心的女人,还好我没有选择你的感情,不然今天我是不是就是被你抛弃的那一个?你的爱实在是太可怕了,我还真是要不起。趁着我没有彻底发怒之前,赶紧离开,否则,后果自负!”

洛芷珩脑子嗡嗡的疼,闻言当真是怒了,用力的推了一把穆云诃,但穆云诃却下意识的闪开了,洛芷珩一个重心不稳,狠狠的向前栽倒。穆云诃就在身后,想要抓住她轻而易举。穆云诃也吓了一跳,确实是伸出手了,却没等他抓住她,就被洛芷芜冲破了刀剑,冲了过来,洛芷珩刚好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。

穆云诃的手在空气中几乎瞬间冷却僵硬麻木,慢慢攥成拳头,最后放下,他僵硬的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,可是却忍不住的在转过来,扫过那两个人暧昧的抱姿,穆云诃连眼角都几乎僵硬。

洛芷珩站直了身子,撞得头跟更疼了,她的火气也更大了,就连酒劲都撞淡了,她晃晃脑袋回头看穆云诃,见他竟然一副无所谓的看着别的地方,她又伤心又愤怒,咆哮道:“穆云诃你竟然欺负我!”

穆云诃沉默不语,心里却想,你都移情别恋了,有你的新欢在关键时刻英雄救美,你还用得着我吗?欺负你,我哪里敢啊,你一句话不就让我生不如死了吗?

“你还不理我!穆云诃你很厉害了是吧?你要干什么?看我不顺眼?还想要打我吗?”洛芷珩越说越委屈,她这种轻易不喝醉,一醉就麻烦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喝醉了就蛮不讲理,无礼也要辩三分。

洛芷芜在一旁瞧着都觉得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他妹妹现在这蛮不讲理呢?穆云诃能忍受她这个坏脾气倒是挺不容易的。不过妹妹是没有错的,穆云诃再好也有错。

洛芷芜抓过来洛芷珩,低声哄道:“别闹腾了,咱赶紧回家吧,你必须乖乖去睡觉。”睡醒了就别胡闹了,胡搅蛮缠什么的实在太不美好了。

洛芷珩晃晃脑袋,看着她哥有两个脑袋,立刻就忘了刁难穆云诃,捏着她哥的面巾嘿嘿笑道:“两个脑袋,好大的脑袋呀。”

洛芷芜一脸发黑,俩脑袋那是怪物,小妹子真是醉得不轻。洛芷芜没招了,只能半搂着她,对穆云诃道:“让不让我走?这丫头醉得不轻。”

看看这叫什么事?一个刺客,本来抓住了就应该是立刻弄死的,现在却弄得好像刺客是有理的,在这吆五喝六的还挺理直气壮的和受害人对话。

一院子的下人暗卫面面相觑,搞不明白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究竟什么来头?能让两个明显是仇人的男人不能化干戈为玉帛,却也打不起来了。

穆云诃一看见洛芷芜抱着洛芷珩就满身长刺似的不舒坦,阴冷的道:“你夜探我府邸,又伤了我妻子,你真以为我神官府邸是那市井之地?容你想来便来想走就走?至于她,既然不能喝酒,还喝那么多,她喝得多不多于我有何干系?她已经移情别恋了,她不是喜欢上你了吗?那她的事情就该你管。”

洛芷芜觉得穆云诃这男人真是小心眼,又很别扭。明明已经不敢伤害他这个刺客了吧,却还在嘴硬,一脸不情愿,明明就是吃醋的厉害,洛芷珩碰上这么个别扭的男人,她怎么对付的?

“那你想怎么样?杀了我?”既然穆云诃已经看出来他的身份了,洛芷芜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,他就不信穆云诃会说出来自己的身份,毕竟现在他是个刺客,还刚刚刺杀了‘洛芷珩’,要是让人知道他是‘洛芷珩’的哥哥,只怕热闹就更大了。

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穆云诃眯起眼睛,满身凌厉和狠辣。

“我相信你敢。但你要是杀了我,这丫头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,杀了我,你就等于亲手杀了她。你又不傻,会分不清轻重吗?”洛芷芜觉得刺激穆云诃真的是一件很快乐很过瘾的事情,看着穆云诃那张比所有男人都好看的脸,因为愤怒和吃醋而变幻莫测,洛芷芜就很有成就感。

天下有几个人能把堂堂的占卜神官气得脸色铁青?

穆云诃声音有些不受控制的尖锐:“你真以为你是个人物呢?她这种薄情的女人,今天爱这个明天爱那个的,说不定明天你就被她抛弃的彻底,你以为她会为了你而劳心伤神吗?”

“会不会的只有试过了才知道啊,穆云诃你是要尝试一下吗?那好啊,你现在就杀了我吧,我倒也想知道她究竟有多在乎我呢。”洛芷芜嚣张的笑道,拍拍洛芷珩的小脸问道:“丫头,你愿不愿意让我死啊?”

洛芷珩条件反射的抱住了洛芷芜的脖子,大喊:“不让!不能死你。”

穆云诃脸色黑的彻底,拳头攥的咯咯响。双眼冒火的看着洛芷珩。

洛芷芜继续刺激穆云诃,抱着洛芷珩晃了晃又问:“那要是穆云诃杀了我,你会不会为我报仇啊?”

洛芷珩没立刻回答,而是 小脑袋拱着洛芷芜的脖子,困惑的眨着眼睛问:“穆云诃为什么要杀你?他不能杀你的,那样我会恨死他。”

洛芷芜得意的抬头挑眉,果然看见穆云诃脸色瞬间惨白,夜色太深,要不是距离很近,洛芷芜甚至可能错过了穆云诃眼中的受伤。

她果真是移情别恋了。这叫什么感情呢?前两天还那样逼迫过自己,转眼间立刻就能移情别恋。瑞麟,你的感情真的就这么肤浅吗?穆云诃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瑞麟是这样的人,但是一切又都显示这是真的。

穆云诃脸色黯然,嘴角不禁划出一抹苦笑。人家都没有当真,他却最先陷进去了,还陷的如此之深,如此之不可自拔,穆云诃,你怎么能被一个女人困住?既然人家不爱你了,不要你了,还要为了另一个男人而为难你,你又何必在乎这样一个薄情寡义的女人!

“你们走吧,等她清醒了你记得告诉她,这是我最后一次帮她,就当是我们划清关系的代价。从今天开始我与她桥归桥路归路,她在做什么,如果冒犯到我,别怪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!”穆云诃冷情的开口,再也没看晕晕乎乎的洛芷珩一眼,他说的冷酷,可他的表情却那么扭曲。

洛芷芜挑眉,看了眼还无知无绝的洛芷珩,当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。只能对穆云诃万分同情,你误会大了啊,以后可别后悔。不过洛芷芜不会告诉穆云诃的,这是洛芷珩和穆云诃之间的事情。

洛芷芜带着洛芷珩离开,院子里的人面面相觑,那暗卫头领实在忍不住的问道:“主人,就这么让他们走了,怎么和王妃交代?王妃受伤了,而且很严重,暗卫在里面点住了王妃的穴道,虽然止血了,但依然很危险。而且这件事情要是让将军府的洛小将军知道了,只怕不会善了。”

哼,洛小将军?就是洛芷芜来刺杀他的妹妹!

穆云诃心中冷哼,却发现自己竟然真的一点都不在乎紧张洛芷珩了,他就在十几米外的屋子里面,她重伤且情况不明,他却没有想要进去看望她一眼的想法。对洛芷珩的感觉真的已经淡然到这种地步?他还说瑞麟薄情寡义,他和瑞麟又有 什么区别呢?

——

洛凝霜受伤的消息还是没有隐瞒住,第二天就传到了朝堂上。文武百官们都很震惊,因为穆云诃的冷静和淡定。洛芷珩和穆云诃的感情好是出名了的,但穆云诃今天不仅没有在家陪着洛芷珩,竟然还能如此冷静的来上朝,该不会是传言虚假吧?

皇帝也关切的询问了,穆云诃没有否认,这让群臣们更惊讶了,怎么看着穆云诃不是那么在乎洛芷珩了呢?

佟老和慕容老将军下了朝就截住了穆云诃,佟老斟酌了一下语言,和蔼的道:“你和王妃最近是怎么了?怎么王妃受伤了,你还来上朝啊?”

“就是,洛芷珩那样伤的严重吗?”慕容老将军急吼吼的问道。

穆云诃一脸淡漠的道:“腹部有一剑穿透了,还有一剑刺在了心口上,但好在暗卫冲进却及时,并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,不过,腹部那一剑,大夫说很可能会导致她今后不能生育。”

穆云诃如此淡漠的近乎冷酷的这番话,几乎在佟老和慕容老将军两个人心里炸开了锅!

穆云诃的占卜神官的身份一定不会流传下来的,外人就更不可能接触到了,只有穆云诃的子嗣有可能会传承神官的身份或者是技能,他们早就期盼着穆云诃的孩子的诞生了,但是因为洛芷珩昏迷三年,他们也不能太过分。

可洛芷珩已经好了,生孩子的事情就应该提到日程上来了。谁知道洛芷珩竟然自从醒来之后就开始了多灾多难。前几天刚刚毁容,昨天就差点丧命。要不要这么倒霉?

而更倒霉的是洛芷珩再也不能有孩子了,这让两位老人家觉得简直是个晴天霹雳。不能有孩子的女人,在古代那就是个废人,是被人鄙夷和唾弃的。他们虽然不至于这么对待洛芷珩,但穆云诃至今还没有一个孩子啊,洛芷珩不能生了,那以后怎么办?

“怎么会这样啊?是不是误诊?赶快找太医去看看啊,这可是大事,你可不要这么漫不经心的啊。”佟老急得眼睛都有点红了。

慕容老将军更是急得原地乱转,他忍了又忍,却怎么也忍不住的怒道:“穆云诃你怎么对洛芷珩这么冷淡?你说,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别人了?你可不能做这种事情啊,你和洛芷珩一路走来,多少风浪都经历过了啊,你们一起面对,你不是深爱她的吗?怎么能就喜欢上别人啊?”

慕容老将军一说,佟老也终于忍不住了:“你喜欢的人是不是那个蛮荒女首领?”

“一定是那个女人啊,我早就看那女人不顺眼了,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和男人眉来眼去,勾, 引男人倒是不在话下。”佟老又自顾自的断定的道。

慕容老将军暗自嘀咕一声:“老子觉得那首领人还不错,就是有点不太在乎名声。不过脾气挺好。”

穆云诃正因为瑞麟而闹心,此刻听见别人说瑞麟,他不免烦躁,却还是耐着性子的道:“二位别多想了,我不会和瑞麟有什么的,永远不会。”

佟老二人一愣,慕容老将军讪讪的道:“你们两个闹别扭了?”

“你能不能正经一点!现在主要是在说洛芷珩不能怀孕的事情!穆云诃以后怎么办?占卜神官后继无人,穆王朝该怎么办!”佟老火大的等着慕容老将军,觉得这老不死的也太不着调了。

“孩子的事情不着急,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找来天下最好的大夫来医治她的,能不能好还是未知呢。”穆云诃打心眼里不想和这个洛芷珩有孩子,虽然自己很卑鄙,可是既然不爱洛芷珩了,那又何必要祸害洛芷珩呢?让她耽误了自己的人生。

但洛芷珩现在已经不能生育了,他就更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她了,所以瑞麟,真的就要成为一个必须被埋葬掉的过去了。

洛芷珩一觉睡到日上三竿,这是她这几年来睡的最好的一个觉了,懒洋洋的起来伸个懒腰,刚爬起来喝了杯水,就见妖娘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,一脸神神秘秘的趴在她面前道:“主人,您猜猜妖娘在神官府邸探听到了什么?”

洛芷珩不感兴趣的道:“什么?难道是洛凝霜死了?”

妖娘一脸兴奋:“比死了还要大快人心!这能让那个贱女人今后生不如死啊!”

洛芷珩到有了点兴趣:“哦?我的报复才刚刚开始,不过按照洛凝霜的性格,就算是毁容了,这女人只怕也不会太绝望,因为她笃定了穆云诃对我的感情,只要她不死,不论什么样就都能稳坐王妃宝座。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能让她真的生不如死呢。说来听听啊。”

妖娘一脸大快人心的道:“洛凝霜昨晚遇刺了,身上一共有两处致命伤,但是她还没有死,穆云诃也够厉害的,弄来的大夫也很神奇,还是将她的命给吊住了,但也有了一个惊人的消息,她穿透腹部的一刀导致了她今后再也不会生育了!”

砰地一声,洛芷珩手中的茶杯落地而碎,她的脸色有些惨白,可妖娘还在兴奋的说着:“那种贱女人蛇蝎心肠,没有孩子真的是太好了,要不然以后她的孩子还不一定是什么可怕害人的怪物呢,孩子这种东西那么美好,当然要给好人了,洛凝霜她这就是报应!”

洛芷珩的脸色随着妖娘的话一寸寸的惨白下来,她只觉得消失了好久的疼痛再一次的来临,她疼得全身哆嗦,耳朵里脑子里全都是孩子两个字,她如同见了鬼,颤抖着尖叫着扫落了桌上茶杯:“别说了!!”

妖娘吓了一跳,以为洛芷珩是良心难安,便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主人你怎么了?洛凝霜那种畜生没孩子是老天有眼,是洛凝霜自己活该!您不要太善良。”

洛芷珩抬头怒吼:“我让你闭嘴!”

一更到,宝贝们猜猜阿珩肿么了?今天还有一更哈,画纱继续努力去,嗷嗷嗷,洛凝霜你活该了啦,让你木有孩纸。求推荐票,求留言,求月票,群么么宝们下载快手app

Tags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