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杜律师

  麻豆传媒杜律师 云深有点懵,她是错过了什么吗?

   孙叔招呼所有人,“吃菜,吃菜。小云,你最喜欢吃鱼,快吃吃你师弟做的鱼做得怎么样。”

   云深嘴角抽抽,她吃鱼都吃了好几筷子。孙叔,你这招呼人的话有点不恰当啊。

   悦悦在李思行身边十分乖巧,还专门请教李思行怎么做菜。

   李思行见悦悦有兴趣,就毫无保留的同悦悦分享自己做菜的心得。

   悦悦双眼发亮,对李思行极为崇拜。

   被人崇拜,李思行就讲得越发用心。

   吃完饭,云深同孙可一起收拾碗筷,孙可负责洗碗。

   云深则准备送悦悦还有木头回家。

   悦悦缠着云深,不乐意回去。

   “我们住的大房子,爸爸又不在,家里面空荡荡的。云深姐姐,你让我们住在这里,好不好?”

   “不好!”

   可爱邻居小纯美

   云深直接拒绝了悦悦的要求,而且没得商量。

   悦悦嘟着嘴,不乐意,“云深姐姐,你就留我们一晚上吧。就一晚上。我保证不磨牙,不说梦话,不踢被子。木头就和思行哥哥睡觉,木头睡觉也很规矩的。”

   云深还是摇头不同意。这个先例不能开。悦悦正是人小鬼大的时候,让她尝到了夜不归宿的甜头后,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偷偷溜出去在外面过夜。到时候云深就成了罪人。

   云深不同意,李思行听云深的,孙叔不插手这件事。

   悦悦和木头无可奈何,只能耷拉着头朝外面走。

   出门的时候,悦悦还回头对云深说道,“云深姐姐,我受伤了。”

   云深噗嗤一声笑出来,“正好消化消化。”

   悦悦苦着一张脸,被管家接走了。

   送走了两个小屁孩,云深回到自己的卧室。

   经历过喧嚣后,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。

   云深还在想陆家的事情。

   陆自远死了,江素素死了,上辈子的事情,貌似可以盖棺定论,到此为止。

   但是云深没有忘记司徒文政。

   司徒文政来到陆家,居心不良。

   不过以云深现在的立场,司徒文政想要搞垮陆家,她乐见其成。但是这不能抹杀上辈子的仇怨。

   云深在矛盾,她到底是该揭穿司徒文政的真面目,还是该保持沉默,看司徒文政如何搞垮陆家。

   云深一时间拿不定主意。

   一个是上辈子的恩怨,一个是这辈子的执念。要如何取舍?

   滴滴!

   短信提示音。

   云深拿起手机,翻开短信,是秦潜发来的。

   短信没有文字,只有一个表情。

   云深有点懵,这不是秦潜的风格啊。

   秦潜什么时候学会使用表情了。莫非手机被人偷了。

   云深给秦潜回了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
   很快,秦潜那边有了反应,“怎么啦?”

   云深看着手机,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。事关上辈子,这是云深一直深藏的秘密,谁都不能告诉。

   所以云深去找张管家的时候,只带上李思行。连孙可,云深都不敢让她知道。

   上辈子的事情,她谁都不能说。

   所以云深回复秦潜,“没什么!就是累了。”

   “要出来吗?”

   秦潜的消息转眼又到了。

   云深笑了笑,“不了,我不想出去。我想睡觉。”

   “明天周末,要出去玩吗?我明天休假。”

   云深看着手机,一个劲的笑。这真不是秦潜的风格。

   云深调侃一句,“你是秦潜吗?”

   信息发出去没一分钟,秦潜的电话打了进来。

   云深犹豫着,要不要接听秦潜的电话。

   最后手指头‘一不小心’按下了接听键。

   云深按下免提,轻声说道:“喂!”

   “是我!”

   秦潜堪比低音炮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。

   云深抖了抖耳朵,感觉耳朵快要怀孕了。

   云深自己都不知道,此刻,她的嘴角微微扬起,眉眼灵动,眉梢眼角全是喜意。

   “之前发的那些短信,真不像你的风格。”

   秦潜闷声一笑,“我没有固定的风格。你需要什么,我就是什么。”

   云深耳朵发烫,赶紧转移话题,“你不忙吗?”

   “忙啊!不过明天我有一天的时间,要出来吗?”

   云深沉默不语,她一时间拿不定主意。

   秦潜见云深沉默,心道有门。于是再接再厉,“多亏了你,我的腿才能好。你不想看看我双腿正常走路的样子吗?”

   云深迟疑了一下,“你说去哪里玩。”

   秦潜小小兴奋了一下,问道:“想去游乐场吗?”

   游乐场?那地方适合他们这类大人玩吗?

   云深问道:“你认为我们该去游乐场?”

   秦潜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没去过游乐场,但是听别人说里面很好玩。你去吗?”

   “我,我也没去过游乐场。”

   “正好,我们两个都没去过,明天一起去,弥补一下小时候的遗憾。”

   云深还在迟疑。

   秦潜却不肯给云深拒绝的机会,率先堵死云深的退路,说道:“那就说定了,明天早上八点我来接你。”

   说完,秦潜主动挂了电话。

   云深盯着手机,有点懵。她刚才是和秦潜敲定了约会的内容吗?

   等等,这真的是一次约会吗?

   云深感觉脑袋有点迟钝,智商直线下降,已经不能正常思考。

   她这是变傻了吗?

   秦潜这边,挂了电话,就让苏助理给他弄两张游乐场的门票。

   苏助理看着一脸严肃地秦潜,很想说一句,秦少,你这样子去游乐场,会吓坏小朋友的。

   秦潜扫了眼苏助理,“还不快去。”

   苏助理暗暗吐槽两句,赶紧去搞票。

   秦潜捏着自己的下巴,心里头也是十分怨念的。

   数个小时之前,秦潜被秦宿叫回家,臭骂一顿。

   当初秦宿给秦潜下命令,要求秦潜三个月内拿下云深,半年内订婚,一年内结婚。

   三个月期限已经过去,秦潜还没有拿下云深,秦宿那个气啊。他怎么生了个如此无能的儿子,真是要命了。

   秦宿一个电话将秦潜叫回家。

   先将秦潜劈头盖脸的骂一顿,说秦潜做事没计划,没战略意识,战术更是一塌糊涂。难怪三个月过去,都还没有将云深拿下。

   接着,秦宿转变口风,语重心长地传授男人追女人的秘籍。

   听着秦宿所谓的秘籍,秦潜很幻灭。

   秦宿脸一板,“别看不起老子的秘籍。老子的秘籍是通过无数人的经验总结出来的。”

   秦潜望天,这一刻他不想说话,怕打击秦宿的自尊心。

   啪!

   秦宿拍着桌子,“你那是什么表情?你看看你,老大不小了,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你不觉着羞愧吗?这么长时间,你牵过云深的手吗?你连人家的手都没有牵过,你有什么资格鄙视老子的秘籍。”

   秦潜好想吐槽。

   “父亲大人,你说完了吗?”

   “老子没说完。说吧,什么时候能拿下云深?”

   秦潜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该拿下的时候就会拿下。”

   “说的全是废话。”

   明知道是废话还要问。秦潜暗暗吐槽秦宿老糊涂。

   秦宿哼了一声,“别以为你在心里头骂我,我就不知道。我告诉你,八月之前必须拿下云深。”

   秦潜皱了皱眉,“八月太早。”

   “那你想什么时候?”

   “等我认为足够安定的时候。”秦潜这一次很认真。

   秦宿嗯了一声,“你的工作还顺利吗?”

   “正在收网。”

   秦潜言简意赅。

   秦宿点点头,“那就尽快收网。事后,你辞了现在的工作,到时候换一份正常点的工作上班。”

   “父亲要是没有别的交代,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 “走吧,走吧。看到你老子来气。记住,赶紧拿下云深。二十好几的男人,自己的终身大事,一点都不上心。”

   秦宿将秦潜从头到脚的鄙视了一遍,秦潜带着满腹不服气离开了秦家大宅。

   不是他不能拿下云深,而是他主动放慢了节奏,给云深足够的空间,让云深能够想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。

   再说,他现在从事的工作,危险太多。秦潜不愿意看到云深陷入危险中。所以,这个时候,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合适。

   反正,云深迟早是他老婆,他一点都不急。

   第二天早上,七点五十,秦潜准时开车来到闲云小区。

   接着,秦潜给云深打电话,叫云深下楼。

   云深站在落地窗前,朝楼下看了眼,果然看到秦潜的车子。

   云深迟疑了两秒钟,然后对秦潜说道:“你等我几分钟,我马上下来。”

   云深赶紧换衣服,简单化了个妆,背上背包,穿上小白鞋出门。

   李思行站在客厅里,看着云深风风火火地出门,很是意外。

   李思行跑到阳台,朝楼下张望。

   很快,云深从楼洞里面出来,跑步上了秦潜的车。

   李思行啧了一声,师姐真的和秦潜在一起了吗?

   是不是很快他就要多一个姐夫?

   一想到秦潜做他的姐夫,李思行抖了两下。

   感觉好可怕!

   不是云深找男朋友可怕,是秦潜这个人太可怕。

   云深上了车,就发现秦潜今天打扮得很休闲。

   脱去衬衣西裤皮鞋,换上卫衣,牛仔裤,运动鞋,感觉人都年轻了几岁。

   秦潜扫了眼云深,问道:“看我做什么?是不是觉着我今天我帅。”

   云深点点头,“是有点帅。”

   云深心里头其实有点紧张,不过面上那是半点不露。

   云深喝了一口水,问道:“你知道游乐场几点开门吗?”

   秦潜说道:“几点开门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和你在一起。”

   情话张嘴就来,秦潜是不是特意训练过。

   云深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。

   这会云深有点后悔,她不该答应秦潜今天的约会。

   其实,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答应过秦潜的邀约,可是鬼使神差的,她就坐上了秦潜的车。

   她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吗?

   秦潜问道:“又在胡思乱想什么?”

   云深连连摇头,否定。她才没有胡思乱想。

   秦潜说道:“不要胡思乱想,今天我们只是单纯的约会。”

   云深瞪大眼睛看着秦潜,脱口问道:“难道之前你还想过不单纯的约会?”

   秦潜默!

   云深脸红。她似乎说了不恰当的话。

   秦潜扭头,朝云深看了眼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如果你希望在约会之外,做点别的事情,我乐意配合。”

   “我不乐意。”云深脱口而出。

   说完,云深就后悔了。她就不该理会秦潜这句话。

   云深一脸懊恼,她是给自己挖了坑啊!

   秦潜闷声一笑,不敢笑得明目张胆,怕刺激到云深。

   云深不再说话,怕说多错多。

   两人一路沉默来到游乐园。

   周末,游乐园早上八点半开门。

   云深和秦潜来到游乐园,时间还不到九点,这会人少。两人都不用排队,直接拿票进入游乐园。

   秦潜突然牵起云深的手,“来,我们先去玩海盗船。”

   手被秦潜牵着,云深有点不自然。

   秦潜却假装什么都没注意到,牵着云深往前走。

   云深被动地走着,两人没有排队,顺利坐上海盗船。

   第一次玩这种项目,云深还有点不适应。

   秦潜在云深耳边悄声说道:“这都是小项目,不用怕。”

   云深绷着脸,说道:“我没怕。”

   秦潜笑了笑,紧紧握住云深的手。

   海盗船启动,速度越来越快。

   海盗船上下摇晃,隔壁一对小情侣,啊啊啊大叫。

   云深扭头看着秦潜,“你想大叫吗?”

   秦潜好笑得看着云深:“你想叫吗?我可以陪着你大叫。”

   云深指着远处高高的过山车,“一会去坐那个项目,我们一起大叫,好不好?”

   秦潜看着不远处的过山车,刚开始就来这么刺激的项目,真的合适?

   秦潜痛快的点头,“好啊,一会谁不叫谁小狗。”

   云深嘴角一扬,笑了起来。

   海盗船对云深来说,只是小玩意,玩下来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   果然应该玩刺激点的项目。

   这一回,换做云深催促秦潜,前往过山车。

   游乐场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感觉任何一个项目面前,都开始排队。

   云深秦潜两人来到过山车排队处,前面已经排了二三十个人。

   有大人带小孩子来玩的,有小情侣来玩的,有学生结伴来玩的。云深还看到几顶小红帽,没想到外地游客也来玩过山车。

   过山车刚刚停下,前面一组人从过山车里面下来,一个个身娇腿软,脸色发白。只有个别人面色如常,还一脸兴奋。

   看着那些人惨兮兮的样子,云深偷偷问秦潜,“你会怕吗?”

   秦潜笑道:“你忘了我的工作性质吗?这种玩意我怎么会怕。”

   “那一会叫大声点。”

   “其实我们可以换个方式比赛,比如看谁能忍住不叫。”

   云深挑眉一笑,“可以啊。我肯定不叫。”

   “我也肯定不会叫出来。”

   云深眨眨眼,两人击掌盟誓,谁要是叫,一会谁请客。

   两人排队坐上过山车,正好坐在一排。

   过山车启动了,云深冲秦潜得意一笑。

   秦潜则说道:“要是怕,就抓着我的手。”

   云深:呵呵!

   这种项目,她怎么可能怕。真是太小看她了。

   过山车在往上爬,爬得很慢。

   秦潜凑在云深耳边说道:“据说这里最高处离地面一百二十米,你真不怕?”

   云深反问秦潜,“那你怕吗?”

   秦潜看着上方,已经快到顶点了。

   到达顶点的那一瞬间,秦潜突然靠近云深,在云深的脸上落下一个轻轻吻。

   云深懵了!

  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过山车以九十度垂直下落的姿势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地面俯冲而去。

   云深猛地张大嘴巴,“啊……”

   糟了!

   她叫出声来了。

   云深回过神来,懊恼不已。这一切都是秦潜的阴谋。

   秦潜冲云深得意的一笑。

   此时,过山车来到大转弯。两人一会头朝上,一会头朝下,发型飘逸,完全是放飞自我。

   前后全都是各种惊声尖叫。

   云深干脆放飞,张大嘴巴,各种刚叫出声,和大家一起,不顾形象的大叫起来。

   “啊……”

   真爽啊!

   “啊……”

   秦潜也跟着大叫起来。

   哈哈!

   说真的,这个项目她可以玩一天都不腻。

   几分钟转眼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