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不需要花钱的adc影院

..co,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!

这句话,让柳家始祖脸色冰寒,杀气陡生。

若非是不合时宜,他都会出手。

柳家传至当代,不过八十五代而已,可林凡,竟然要点踩八十代!

当然,这是林凡对柳家有了很深了解之后,才会这般狂言。

柳家传承八十五代,可除了前三代,的确出了临神四境以上的强者外,杰出者,也不过如柳辉一般,临神三品,他当然可以点踩。

否则,这种牛逼;这种狂妄,若是被当场揭破打脸,那就太难堪。

“杀!”

林凡负手向前而去,那本呆住,像是不敢相信自己为何会败的柳辉,却是暴起发难。

他脸色狰狞,五官都挤到一处,如一头混沌天狼恶狠狠的向林凡的后背扑杀来,双手中,灰色雾霭摄人心魄,竟然是打算要将林凡挖心剖肝。

“住手!”柳家始祖暴喝,脸色更难堪了。

就如同,海狂呵斥海无涯一般。

川北机场边的纯白诱惑

这般做派,是输不起吗?

这柳辉又怎会知道,坦荡的认输,比这种死缠难打,更加的让人接受?

“不知死活。”林凡则是重重冷哼,整个人盘旋腾空,轻易就避开袭杀来的柳辉,他占据了高处,左腿高高抬起,轰隆一声就踏了下去。

“砰!”

柳辉胸膛都被踏烂了!

也亏得林凡没有杀机,也幸好临神躯骸堪比重宝,否则只是这一脚,就足以让柳辉躯体成灰。

柳家始祖眼神冰冷,但偶尔扫过林凡时,眼中的杀意却是削减了大半。

在那种时候,就算是林凡真的将柳辉斩杀,他柳家,也不能说些什么,他们理亏在先。

而林凡留手,无论愿与不愿,他柳家,都要记下林凡这个人情。

“柳家……认输。”

柳家始祖语气艰涩。

其实上,在很久前的十大神族中,他柳家垫底,而倒数第二,就要算天罡家,倒数第三则是海家。

原本,此次少主级征战,有望将他柳家的排名往前推一推,最不济,也要将天罡家与海家踩在脚下。

但没想到,他柳家,竟然第一个被淘汰出局,依旧保持了久远前的排名。

“输就行了?这么简单?”海狂冷笑:“别忘记晶石矿与先天灵根。”

柳家始祖眼神冰冷,杀机一缕又一缕。

刚刚,虽有其他家族分摊了滔天的赌注,但那时候,他又何曾想过会输?

故而,一人强势的押了三座矿脉。

甚至,不惜得住某些想要参赌的始祖级大物。

悔不当初。

三座混沌晶石矿,足以让柳家伤筋动骨,怕是几千年都恢复不了元气。

“嘿嘿。”有想要参赌,但确没有成功的始祖级人物笑了:“海老怪说得太对了,堂堂始祖级人物,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不可耍赖。”

“哼!耍赖?谁敢?老子可也是见证者之一。”

这些没有参赌的始祖都冷笑,同时庆幸,一个个戏谑盯着柳家始祖柳如天。

柳如天深呼吸,闭上双目,片刻后睁开:“认赌服输。”

简单四字,但确让人毛骨悚然,像是从九幽地狱中出现的冷风,让人都凉飕飕。

“大长老威武!”

“威武!”

“扬我海家雄威!”

一个个海家之人都沸腾了。

刚刚,海家真的被欺负得很惨。

任意一人,都要来踩他海家一脚,且,他海家真的毫无还手之力。

而现在,木易刚出,就碾压了柳家,点踩柳家八十代,多么霸气与嚣张?

“不该如此放肆。”

人声鼎沸中,有森然话语起。

林凡眼眸微眯,扭头,便看到了麒麟子。

他站在倾仙身旁,玉树临风,唯有额头上的龙鳞;显出了他的不凡。

虽从未相识,但林凡如何不知这人身份。

且,也知道了他的出处。

“所以,要下场?”林凡淡漠看着。

临神四品。

这麒麟子,果真了得,竟然达到某些神族老祖级大物的修为。

麒麟子眼中出现一丝戏谑:“确定,有那个资格让我下场?”

林凡眼眸眯起。

麒麟子呵呵轻笑,睥睨场少主,一一点指过去:“问问他们,谁敢与我出手,谁配让我出手?”

这句话说出,所有少主级人物,脸色都不自然,很难看,任谁被这般点指,都不会好受。

“所以呢?”林凡冷笑。

这麒麟子,口说他放肆与嚣张,但,他才是最放肆与嚣张的那人。

“想与我战,先战败这群手下败将。”麒麟子冷冷的瞥了一眼林凡,眼神移开,嘲弄道:“我在最巅峰处等来战。”

“好,等着。”林凡眼中出现一丝狰狞。

飞身而起,迈入另一个演武擂台中:“下一个,谁来战。”

“哎……我来吧。”

开口之人,满身酒味,醉醺醺,穿着也很随意,本应华贵的衣衫上,尽是油污与酒渍。

林凡在看见这人后,却是挑眉。

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,故而,在未曾被允许出战时,大长老狠狠的为他补课,故而,这些少主级人物,他都记下了。

此人,其貌不扬,酒徒一个,但很出名,在混沌排行榜上,比柳辉高了不知多少,名为御天,但他却是给自己取了个绰号——酒中仙。

他醉醺醺向前走,道:“我不想出手,但此时,不得不与一战。”

林凡没有说话,酒中仙眼中依旧残留醉意,但确是带了一丝如剑般的锋锐:“千不该,万不该,为何点踩整个柳家?为何又将他伤得那般之重;这让我如何是好?无论我是否愿意,是否承认那一层关系,但……他都是我的小舅子啊。”

林凡沉默。

柳辉的亲姐,与这酒中仙为道侣。

却在某一次劫难中时,柳辉的亲姐牺牲了自己,打开了一条逃生路。

这也就导致,一直不承认两人是道侣关系,心中另有他人的酒中仙,对柳家都有一份愧疚。

林凡终于开口,暴喝道:“来战吧。”

“先拿出的战兵。”酒中仙浑身酒味,但此时眼中已经没有了点滴醉意。

“呵呵,要毁掉我的战兵吗?”林凡笑了。